来自 古典 2019-12-21 22:16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> 古典 > 正文

我们不做好朋友了,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

“扬,这是我的妹妹,小栀…”姐姐轻轻依偎在慕扬的怀里,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。

One “小栀…好好的…活着…爸爸妈妈…会在天堂看着你的…” “爸爸…妈妈…不要…不要离开小栀…呜呜…”小女孩撕心裂肺哭喊着,回荡耳边却是无情的海啸。 “爸爸…妈妈…小栀好冷…小栀很快…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们了…”小女孩紧紧抱着一棵枯树,如果不是这棵树,她或许也会跟爸爸妈妈一样,被那无情的海啸吞噬吧? 风停了,浪潮退了,海平面回归一片寂静,仿若这里不曾发生过什么,要不是海岸一片狼藉,谁会料到就在前几秒这里发生过海啸呢? “爸爸妈妈…小栀来陪你了…”小女孩嘴角带着浅浅的笑,在她陷入昏迷之前,救护车与警笛是她后一次听到世界的声音。 “爸爸妈妈…你们瞧那边,好漂亮的日出啊…”我光着脚丫在沙滩蹦蹦跳跳,小手指向东边的海平线,只见天际边露出一道橙黄色的光芒。 “傻丫头,喜欢吗?”妈妈一把抱起我,露出慈爱的笑容,温暖的大手轻轻揉着我脑袋瓜。 “喜欢,爸爸妈妈真好!”我搂着妈妈的脖子,凑近妈妈的脸颊亲了一口,然后咯咯地笑了! “小朋友?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,此时一位很漂亮的阿姨,穿着白色大褂,一只手在我眼前不停的摇晃。 “阿姨,你刚刚说什么?”我从梦境中回过神来,望着漂亮阿姨问道。 “我说,你叫什么名字?”漂亮阿姨依旧温和的说道,拿起一旁枕头放在床头,然后小心翼翼扶我坐了起来。 “阿姨,你…你在说什么?”我恐慌望着漂亮阿姨在动的嘴巴,却什么也听不到。 “小朋友,别怕…阿姨帮你瞧瞧…”医生也发现我的不对劲,从医药箱拿出一个东西,在我耳旁敲打着,可是依旧什么也听不到,仿若这个世界寂静了。 “阿姨,我是不是再也听不见了?”我错愕的睁大眼睛,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整个世界失去了色彩,失去了声音。 为什么?爸爸妈妈走了,为什么还留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,而我却再也听不见了,再也听不到世界的声音了。 想过自杀,然而妈妈临走时的话一遍遍回荡在耳边,我只能无助坐在床上,双臂紧紧抱住自己,眼泪再也流不出来了,孤独无助害怕此时充满了我整个世界,我该如何活在这个世界呢? 我成了孤儿,警察叔叔问我叫什么?住哪里?家里还有什么人?我脑袋一片空白,只知道自己叫“小栀”,爸爸妈妈在海啸中离去,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Two “啊…救命…姐姐救我…我不会游泳…”我恐慌拍打着水面,一种来自对水的恐惧,让我脑袋嗡嗡作响,嘴里已经进了好几口水,身子越来越沉,快无法呼吸了 “哈哈…你们看那聋子…洛雨薇的妹妹…不会游泳…哈哈…”与洛家一直不对盘的韩家,韩妍此时哈哈大笑。 与韩妍一起的几个女生也跟着大笑,洛雨薇气得直跺脚,完全望了我还在水里呼喊。 “小栀…”杨寒从远处跑了过来,见我在水里挣扎,狠狠瞪了岸上几人一眼,便跳进了水里向我游过来。 “寒…”我像找到了救命稻草般,紧紧抱住他。 “小栀不怕…”杨寒用温暖的手掌轻轻揉着我脑袋,突然觉得妈妈就在身边保护着我。 我成为了孤儿后,被送进孤儿院,因为是聋子,常常被孤儿院的孩子欺负,在六岁那年,一位好心的叔叔领养了我。 “你为什么领养我?”当时我睁着大大的眼睛,望着眼前的叔叔,看着他的着装打扮,应该是有钱的人,而有那么多比我优秀的孤儿,我却偏偏是个聋子,他为什么选我呢? “因为你是个坚强的孩子!”他笑了,那笑容轻轻打开我封闭已久的心。 “爸爸…”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脸上落下浅浅的吻。 “呵呵…小栀真是个好孩子…”他那双温暖的大手,高高举起我,我看到了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。 “你以后叫洛小栀,是我洛伟康的女儿,记住了吗?” 他开始教我识字写字,教我读唇语手语,是他让我看见了希望,是他让我的世界有了色彩,爸爸妈妈,谢谢你们派个天使下来守护我,我会好好活着的。 “寒,是她喜欢玩水,才下水的,不关我的事!”姐姐忙解释,然而越解释越慌乱。 “她自己喜欢水?洛雨薇,你说谎时能不能先打草稿?小栀怕水了,你难道忘了?”杨寒抱着瑟瑟发抖的我,头也不回走了。 “寒…寒…”姐姐依旧不甘的喊着。 众所周知,姐姐喜欢杨寒,为了能跟上他的脚步,姐姐去学游泳,去学打篮球,成绩也紧紧跟在杨寒后面。 杨寒是个公众人物,不仅人长得帅,成绩名列第一,而且还有一个显赫的家世,可他却从不靠近女生半步,而我的出现,他却整天围着我转。 “你为什么要跟我玩呀?”那时我坐在秋千上,望着阳光下的少年,好奇的问道。 “因为你是个可爱的女生…”少年笑了,露出洁白的牙齿,他如阳光那般耀眼好看。 而那时的我,学习唇语没多久,把他的话理解成“因为我们是好朋友”。 “好呀,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,好不好?”我跳下秋千,跑到他面前,小手抓着他的衣袖。 “好!” 好,就简单的一个字,却让我错过了美好的年华。 Third “小栀,他叫慕扬,我的好兄弟!”杨寒一把拉过我,介绍他身边一个男生给我认识。 慕扬对我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然后恢复一贯的冷淡。 “你好…”我抱着书本,这么愣愣的望着他,这样的男孩应该很有故事吧? “小栀,慕扬会转来我们学校哦!”杨寒一只手搭在我肩上,一手搭在慕扬的肩上。 “真的吗?欢迎…”我望着他,开心的笑了,心里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慢慢延伸,让我却错过了那个他。 慕扬的出现,学校瞬间闹得沸沸扬扬,他的帅气,成绩优异,还打一手好的篮球,成为学校的公众人物,他每天都收到很多情书,经常听杨寒在我耳边抱怨帮慕扬收情书收到手软。 我只觉得心疼和自卑,我是个身体有缺陷的人,无论怎么努力看上去像正常人生活着,但对于白马王子来说,我只是个渺小的女孩。 “寒…我…我喜欢慕扬…” 有一天,我鼓起勇气告诉好的朋友杨寒,或许他可以帮我忙,我低着头不安绞着手指头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然而不见杨寒的动作,让我更加焦虑,便抬起头望向他,他笑了! 少年在阳光下,笑得很灿烂,灿烂的笑容下却带有一丝落寞,而我却满满是慕扬的身影,只看到少年灿烂笑容,却看不见他那一丝落寞。 “傻小栀…我们好的朋友嘛,不帮你还帮谁呢?”他敲了一下我的额头,拎起我的书包,大夸步向前走。 “你答应帮我了?”我追过去,揽着他的手,再次确认道。 “嗯!”他点了点头,目光依旧望着前方。 “寒,你真好!”我笑了,一路跑着跳着,然而等来的却是另一个消息。 “扬,这是我的妹妹,小栀…”姐姐轻轻依偎在慕扬的怀里,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。 我以为慕扬会笑着向我招手,不料一星期后竟是姐姐跟慕扬在一起的消息。 慕扬依旧冷漠的点了点头,但看向姐姐的时候,神情柔和,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。 望着他们的身影,只觉得心微微触动。 “嘻嘻…慕扬…今晚我们去哪看电影呀?”姐姐娇滴滴的问道,还向我抛了一个媚眼,意思是我赢了。 “去了不就知道吗?傻瓜…”慕扬笑了,露出两颗可爱的老虎牙,阳光下的他,比太阳还耀眼。 “那我们走吧,拜拜…”姐姐挽起慕扬的手,向我打了声招呼,高傲的与我擦身而过。 我抿着嘴唇,默默望着慕扬离开的背影,我知道,自己没有恋就已经失恋了。 其实我知道,姐姐喜欢的依旧是杨寒,慕扬只是一个代替品而已,不知谁把风声传到她耳朵里,知道我喜欢慕扬的事,便转风向追慕扬去了。 “寒…慕扬和姐姐在一起了…呜呜…”我蹲在马路边,放声大哭,路上不少行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。 杨寒蹲了下来,轻轻揉着我的头,无声的安慰却其妙止住了我的眼泪,我抬头望着少年,他却笑了,洁白的牙齿,弯弯的眼睛,白皙的皮肤,俊美的五官,那么好看一个少年,却一直守护在我身边,做我好的朋友,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 “你哭得像只小花猫一样,真难看…”慕扬见我不哭了,轻轻抹去我的泪水,嫌弃的说道。 “呵呵…”我笑了,跟着他站了起来。 “目前重要的任务,是好好的学习,你那不中不下的成绩,真给洛叔叔丢脸…”杨寒见我笑了,又开始数落我。 “背我回去,那我就听你的话…”我向他吐了吐舌头,调皮的说道。 “那可是你说的哦,上来…”慕扬蹲下身来,我跳了上去,趴在他温暖又硬朗的背,觉得很踏实。 不远处姐姐和慕扬望着这边,两人心思各异。 那天起,我真的变乖了,天天跟着杨寒呆在一起,一起回家,一起上学,一起晨跑,一起补课。 我的成绩也在杨寒帮助下有了起色,在每次考试中,都能排在前十。 偶尔能碰到慕扬跟姐姐在一起,我却不伤心也不难过了,我的生活渐渐被杨寒占满了,我也习惯有他的生活,这一切一切的变化,别人都能看得出来,只有我傻傻认为我们是好的朋友。 Four 我和杨寒都考到同一间高中,姐姐和慕扬也不另外,这是一所好的私人高中,要考上来也要很高的分数,我却不偏不倚就在那个合格分线数上,很险的进入了这所学校。 “寒…今天是圣诞节,我们不补课了,好不好?”我努力眨着眼睛,眼眶就挤出几滴泪花,可怜巴巴望着杨寒。 “你这家伙…”杨寒无奈摇了摇头,宠溺点了点我的额头。 “寒好了,么么哒…”我向杨寒抛了个飞吻,立马溜回自己座位收拾书包。 圣诞夜的市中心广场,人山人海如潮水向广场中心汇聚。 我拉着杨寒挤在人群里,我听不到外面繁华的声音,可看着那繁华街市,这里绝对很热闹。 “寒,这好漂亮啊,你戴上看看…”来到一个小摊前,拿起闪着五颜六色光彩的牛角,踮起脚帮他戴上。 “寒,你好可爱哦…嘻嘻…”我调皮的朝他吐了吐舌头,然后笑了。 “来…这个给小栀戴上…”杨寒也拿起一个猫耳朵给我戴上,眼神温和宠溺的望着我。 我抬头望着他,他俊美的脸孔是那般好看,他已退去少年的稚气,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。 “看什么?”他露出邪魅的笑容望着我,乌黑的双眸闪着光芒,那么真诚清澈,我心跳突然漏了一拍,立马别过脸。 “没…没什么…”我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,说话竟然结巴了。 杨寒突然拉起我的手,往人群挤,没多久来到广场中心。 一棵三米多高的圣诞树出现在眼前,上面挂着星星点点的彩灯,还有形状各样的小礼物盒。 杨寒突然伸手在圣诞树上摘下一个礼物递了过来,这小礼盒表面精致漂亮,就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。 我望着杨寒神秘的笑容,便接过他手上的礼物盒,把系在上面的彩绳解开。 轻轻打开盒子,在耀眼的灯光下,一对项链发出璀璨光芒。 我愣愣望着那对项链,男孩一只手牵着女孩,另一只手指向前方,而女孩回头带着微笑望向身后。 “寒…”眼泪一串串落下,梦中场景又一幕幕出现在脑海中,梦里爸爸牵着妈妈的手走向天堂,妈妈带着浅浅的微笑回头望着我。 “傻瓜…不许哭…我希望小栀开心的笑!”他怜惜的为我抹掉泪水,然后拿起女孩回头微笑的项链小心翼翼为我戴上。 我把项链紧紧握在胸口,一种陌生的情绪一闪而过,我抬头望着他挺拔的身躯,记忆里浮现阳光下那个少年,他带着浅浅的微笑对我说:“因为我们是好朋友。” “寒…你真好…”我一把抱住他,闭着眼享受他温暖的怀抱。 他身体僵硬了一下,隐约听到他叹气,他抱住我,手轻轻在我后背拍打。 不知过了多久,我睁开眼睛,放开了杨寒,莞尔一笑,把盒子另一条项链拿起。 “既然女孩在我这里,那么男孩就送给你了,嘻嘻…”我示意杨寒微弯一下腰,便帮他戴上。 “哪个不长眼的家伙,既然敢撞我?”刚帮杨寒戴好,一个女孩撞了过来,力道过大差点把我撞倒,好在杨寒扶住助我跌倒的身躯。 “你没事吧?”杨寒一脸担心问我,还上下打量着我看有没有受伤。 “呵呵…”我咯咯地笑了,只是被撞了一下,看他担心的样子有点夸张。 “喂,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?”女孩傲慢的昂着头,眉头皱了皱。 “是你自己撞她的,何缘故她撞你呢?”杨寒眼眸冷了下来,皱着眉头望着那女孩。 “你…”女孩原本要暴怒,看到杨寒眼睛却一亮,直勾勾望着杨寒。 杨寒不理会那女孩,拉着我便要走。 “诶…你还没报上名字来呢,想走?”女孩立马跳了过来,拦住我们的去路。 “呀,慕小姐呀,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你。”姐姐和慕扬突然出现,见到那女孩眼睛一亮,跑过来打招呼。 “哼…快报上名来,你叫什么?”那女孩没有理会姐姐,直逼问杨寒,一脸的高傲,似乎世间所有男子都得倾慕于她。 “让开…”杨寒眼眸更冷冷如冰霜,有些不耐烦望着挡道的女孩。 “慕小姐呀,这位是我妹妹小栀,而…”姐姐望了一眼杨寒,抿了抿唇“而旁边是杨寒,我妹妹的追求者!” “哦?你认识他们?”女孩挑了挑眉,思索着事情。 “认识呀,当然认识呀,她就是我爸爸领养来的妹妹…”姐姐凑近那女孩低低地说“而旁边是追我妹妹的杨寒,他们可是我们学校一对公认般配情侣呀!” 姐姐说话的声音很低,或许其他人在热闹的人群里听不清,我却读懂了他的唇语。 “你叫杨寒是么?我喜欢你,我要你做我男朋友!”女孩不屑瞄了我一眼,高傲仰着头对杨寒说。 “神经病…”杨寒白了她一眼,拉着我挤进人群的潮流中,我回头的时候,他们的身影已消失在人海里。 “喂,那个…那个叫洛小栀的同学,我要坐在你的位置置。”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响起,一脸高傲向我这边走来。 “喂,你听不见吗?”女孩敲敲我的桌子,傲然的说道。 “她本来就是聋子,当然听不见了…”又一个声音响起,是隔壁班的韩妍,班里一下子闲言碎语起来。 抬头望向敲我桌子的人,竟然是她。 “有事?”我愣了一下,她怎么突然出现在? “哦?竟然不是哑巴啊?”她不屑的说道,眼底闪着不善的光芒。 “你不是哑巴,我当然也不是哑巴了…”我不在意她的话,我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,可以任人欺负。 “不是说她是聋子吗?怎么听得到我说话的?”她显然被气到了,愤怒问韩妍。 “是…是啊…只不过她读得懂唇语…”韩妍显然被女孩气势吓到了,说话有点结巴。 “原来是这样呀,就算再怎么装得像平常人,终究还是个残疾人…”女孩用残疾人三个字,嘲讽的望着我。 “你…”我愣愣望着她,残疾人?是呀,虽然不是手脚残疾,但我是个聋子,无论怎么装得像平凡人,但终究抵不过事实啊。 “滚…”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,教室一片安静,一只手轻轻握住了我。 我抬头望着杨寒,原本波涛汹然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我笑了,望着这个少年笑了。 “寒…刚刚干嘛去了?”我好奇望着杨寒背过去的手,不在乎现场的人。 “猜…”杨寒神秘的笑了,也不在乎现场的所有人,自顾自的与我猜谜题。 “喂…我还在这里呢…”女孩发现被冷落了,一脸的愤怒。 “不猜了,要上课了!”我坐回位子,拿出英语课本,完全把那女孩忽视。 杨寒也坐回自己位置,拿起英语课本看了起来,韩妍没好戏看便回自己班级,班里同学看好戏没了,各个也坐回位子做自己的事情,只留下那女孩独自站着。 “同学,上课了,为何不回自己座位?”英语老师一进门,便见到教室只有那女孩还站着。 女孩没讨到便宜,一脸愤怒的走到后一排空桌坐下。 女孩名叫慕小栀,除了姓不同,后面两个字竟然与我一模一样,她家境不错,这所学校校长是她的舅舅。 自她出现,我的生活就被打乱了,不知道怎的,这似乎冥冥之间竟有定数,而慕小栀的到来,我总觉得有些事要发生。 慕小栀开动猛烈的攻击追杨寒,杨寒对她依旧冷冰冰的,我从未见过杨寒对谁这样过,以前虽然有女生追他,他依旧一脸温和。 “寒…你好像很讨厌慕小栀诶!”我一手挎着包,边走边问。 “难道你喜欢她?”杨寒没回答我,而是反问我。 “没…我也不喜欢她!”是的,我很排斥她,自从她出现后,老缠着杨寒,我心里不是滋味。 “傻瓜…那就是对嘛…你不喜欢的人,我也不喜欢啊,我只喜欢小栀…”杨寒宠溺摸摸我的头,微笑望着我。 我一愣,就这么望抬头望着他,那颗心碰碰乱跳。 “额…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!”杨寒又加了一句,我心里却一阵失落。 “小栀,周末我要参加一个晚宴,就不补课了,你要一起去么?”杨寒突然想到周末要参加慕氏集团的生日晚宴,回头问我。 “你去吧…我就不参合了…我又不认识那些人,还是你自己去吧!”我回答道,这时手机震动了。 我拿手机一看,屏幕显示“爸爸”视频来电,我兴奋打开,父亲慈爱的面孔出现在屏幕里。 “爸…” “丫头…跟杨寒在一起呀?”屏幕里爸爸乐呵呵笑道,心情不错的样子。 “哎呦…爸爸别想歪了…寒只是送我回家…”我脸一红,不敢抬头看旁边的杨寒。 “哈哈哈…爸爸明天就回来,找我家宝贝女儿叙叙旧!”爸爸很是开心,眼眸中流露出对我宠爱的霞光。 我觉得我很幸福,虽然爸爸妈妈离开了我,却派了一个天使保护我,而那个天使就是现在的爸爸。 “爸…你那边不忙了?”我也很兴奋,爸爸出差三个月了。 每次回到家,我就觉得孤零零的,没有爸爸在的家,妈妈和姐姐对我都不好,时常刁难我,态度也是很冷淡。 “嗯…这边事情解决了,周末有一个宴会,爸爸带你一起去参加,如何?”爸爸从旁边拿过一个小纸箱,长方形咖啡色,就一张A4纸那样长度,见爸爸打开纸箱,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出现在眼前。 “哇…爸爸…好漂亮的裙子呀…”我望着那漂亮的裙子,如果穿在我身上那有多漂亮呀 “傻丫头…到时候你就穿这条裙子去参加...呵呵…”爸爸见我一脸兴奋的样子,也跟着呵呵笑了。 Five 如果我没有去参加那场宴会,杨寒是否依旧陪在我身边?如果我没有去参加那场宴会,是否就不会错过与杨寒美好的年华?然而一场宴会让我们就这么隔阂了六年,而那少年是否会等我,等我告诉他:“我们不做好朋友了,好不好?” “爸…好不好看啊?”我兴奋的跑到爸爸面前转了一圈,羞答答问道。 “好看…小栀越长大越漂亮了…”爸爸感慨道,一脸的落寞。 “我永远是爸爸的乖女儿…”我拐着爸爸的手臂,撒娇道。 “鬼丫头…呵呵呵….”爸爸开心的笑了,宠溺的伸出食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。 “爸…我们走啦…”我拉着爸爸便出了门,姐姐和妈妈刚好都不在家,于是就我和爸爸去了。 不久来到一幢别墅,别墅灯火通明,门口站着几个保安,他们在忙碌着验票和指引。 “爸…这家人好阔气啊…竟那么多人去参加…”望着排长龙的队伍,我只能感叹。 “慕家在上海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今天是慕老爷子的六十大寿,当然很多人前来祝贺啦…”爸爸把车停好,便拉我去排队了。 大约半个多小时,我们顺利进入里面,我跟着爸爸在别墅外面找了个地方坐下。 “小栀…你自己先在坐着,我过去那边打个招呼…”爸爸站了起来,从一旁桌子拿起一杯红酒,回头说道。 “嗯!”我好奇四处乱瞄,竟然看到杨寒。 杨寒今晚穿着一袭白色西装,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笑,正和几个年龄相仿的人聊天,我正打算走过去打招呼, 却在那窜出一个女孩。 女孩一袭白色裙子,笑意盈盈走向杨寒,嘴角若隐若现的酒窝煞是好看,此人不是谁,竟是慕小栀,她怎么也在这里? 杨寒原本带着浅浅的笑,一看到慕小栀便冷了下来,理都不理会她,便向我这边方向走来。 我望着杨寒越来越近的身影,心砰砰乱跳,他一身白色西装,俊美的五官,那般好看的男孩如天使降临人间。 “各位…很高兴大家来参加我的六十大寿!”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响起,瞬间引起很多人注意,杨寒也停下前进的脚步,转身望向声音的主人。 我虽然听不见声音,但看情景应该是主角出现了,我也缓缓起身向那边走去。 “小栀…过来…让大家认识一下我宝贝孙女!”慕老爷子对人群中的慕小栀招手,慕小栀一脸高傲走到大厅中央,宛如高傲的女王。 “这是我家宝贝孙女慕小栀,小栀还不自我介绍一下!”慕老爷子一脸慈爱望着慕小栀,缓缓说道。 “大家好,我叫慕小栀,我今年18岁,就读海经私立高中。”她依旧一脸傲然,没有人能引起她注意力。 我不知道他们说什么,也看不到那里的情况,只能远远站着望向那边。 “小栀…你怎么来了?”还是杨寒发现了我,一脸兴奋跨步走了过来。 “我跟爸爸来的,没想到我们参加同一个宴会啊?”我也兴奋望着杨寒,望着他俊朗的面孔,脸颊不自觉红了。 “寒…寒…”慕小栀冲我这边喊“我爷爷说想认识你…”慕小栀一脸的兴奋。 “小栀,我们一起给慕爷爷送上祝福吧”杨寒没有理会叫喊他的慕小栀,拉着我就向前走去。 “不好吧?”我低下头,有些怕生躲在杨寒的身后。 “原来小栀还会害羞呀?“杨寒调戏到,但脚步没有停下来。 我只能低着头默默跟着他,心里确实有些怕生,但重要的是不想与慕小栀发生冲突,丢爸爸的脸。 “慕爷爷好,我叫杨寒,她叫小栀,我们给您拜寿了,祝您福泰安康,寿比南山。”杨寒拉着我很快到了慕小栀爷爷面前,杨寒礼貌说道。 “呵呵呵….你就是杨寒,听我家宝贝孙女小栀老提起你,旁边这位小姑娘怎么低着头呢?”慕老爷子很欣慰望着杨寒,突然转过来问我。 我自然听不见对方说什么,只能由杨寒开口:“慕爷爷,小栀比较害羞。” “小栀?”慕老头子正好奇呢,一旁慕小栀气不打一处来,抢先回答道:“爷爷…她哪是害羞啊,她是聋子,当然没听到你说好啦,像她这样的人还好意思来这样大场面,你不觉得丢人现脸,我都觉得丢人现脸哦!” 她这句话一说,现场一片哗然,我看这气氛,觉得有些不对劲,依照对幕小栀了解她肯定说我的坏话。 爸爸正打算出来,而慕老爷子原本也打算开口训她宝贝孙女不懂事,然而我抬头说道:“小栀,祝慕爷爷身体安康,寿比南山!” “你说你叫什么?”慕老爷子望着我一脸震惊,就这么直勾勾望着我。 “额…慕董事长,这是我小女洛小栀,有冲撞之处请见谅。”爸爸走了过来,微笑开口道,却维护着我到一旁。 “你女儿?不…怎么可能这么像….像…简直太像了…一个模子印出来的…”慕老爷子更加激动,我一脸雾水望着他。 “你叫小栀?你今年几岁了?几月几日生的?”慕老爷子又转问我出生年月日? “我今年18岁,是9月18日出生的。”虽然不懂他问这个干嘛,但还是老实回答。 “啊…怎么又是你…你抢走了我的杨寒,现在又要抢走我的爷爷…你很可恶…”慕小栀突然冲过来狠狠推我一把,我摔倒在地上,头撞到一旁桌角,只觉得眼前一黑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 我常常做一个梦,梦到自己荡着秋千,阳光下有一个男孩对我微笑,我醒来的时候,却什么也记不起。 “小栀…学业修满了?那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爷爷慈爱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,满怀期待问道。 “爷爷…是不是想小栀了?有多想呀?”我调皮对着电话那头说道。 “鬼丫头,很想很想…”爷爷哈哈笑了起来。 “好咧,那小栀变成超人立马出现在你面前…”我咯咯地笑了,我已经在英国整整呆了六年,每次过年也是爷爷从上海飞到这里陪我。 “鬼丫头,如果你现在能便超人出现在我面前,爷爷立马做你爱吃的红烧糖醋排骨。”爷爷也调皮起来,明知我现在在英国,还在诱惑我。 一想到爷爷做的红烧糖醋排骨,那美味想想都流口水。 “爷爷…这可是你说的哦…”我轻轻推开门,就这么笑嘻嘻望着爷爷。 “鬼丫头,什么时候回来的?竟然不通知我一声。”爷爷见我喜出望外,一把抱住我。 “爷爷…你要做红烧糖醋排骨给我吃哦!”我向爷爷眨了眨眼睛,撒娇道。 隔天清晨,我伸了伸懒腰,洗漱一般便下楼,大厅两道爽朗的笑声便传进我耳朵。 “哈哈哈…您竟然被小栀这鬼丫头耍了一回…”听声音是一个中年男子。 “干爸,我才不是鬼丫头呢?”我一脸委屈望着一中一老两人,嘟着嘴说道。 干爸就是从孤儿院领养我的洛伟康,爷爷不肯自己孙女叫别人爸爸,便让我认他干爸,我只能无奈的顺从他老人家的意思。 “哈哈…小栀回来啦?人越长越漂亮,身体状况也不错哦?”干爸一脸喜悦望着我,满意的说道。 “谢干爸关心,我身体壮壮的!”我对他调皮的一笑,也开心走了过去。 “小栀有没有男朋友了?”干爸拉我坐下,上下打量着我。 “没呢…”我嘟着嘴,眨巴着眼睛望着他。 “鬼丫头,干爸给你介绍一个人,你见见他吧,或许你认识!”干爸捏了捏我的脸,和蔼的说。 “谁?”我认识?我望向爷爷,只见爷爷点了点头。 我带着好奇和一种莫名的激动来到干爸给的地址,我在江边左右盼望,没见到有人,便找一个长椅坐下,望着江面发呆。 六年前,我被推倒撞在桌角,整整在医院昏迷了三个月,因祸得福,因那次撞击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遗失的片段,耳朵竟能听到模糊的声音,但也因为这次撞击让我有了后遗症,需要长时间治疗调整,我耳朵很有可能治好,而后遗症也可以慢慢恢复,于是便被爷爷转移到了英国,但我总觉自己忘了一个人,一个很重要的人,可他是谁呢?会是干爸口中的那个他吗? 一条项链突然出现在眼前,阳光下项链闪着银色的光芒,项链中雕刻着一个男孩一只手指着前方,另一只手好像牵了一个人或者什么东西。 我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,与那条拼在一起,记忆瞬间如潮水般涌来,那少年站在阳光下对我微笑,那少年抹去我的泪水,那少年宠溺的看着我。 我抬头望向杨寒,时隔六年,他退去了少年的稚气,现在是一个帅气迷人成熟稳重的男人了,但他望向我的眼神依旧温和宠溺。 “寒…对不起…”我一把抱住男子,闭上眼睛享受他温暖的怀抱。 他紧紧抱住我,害怕我再次消失,那种想把我融入他生命里的心情,我懂得。 我踮起脚尖凑近他耳朵,嘀嘀说了一句:“寒,我们不做好朋友了,好不好?” “好”

“寒,是她喜欢玩水,才下水的,不关我的事!”姐姐忙解释,然而越解释越慌乱。

春暖花开,桃李芬芳。 嬴政握着寒芳的手在楚国的十个城池上分别写下十个大大的“秦”字。 嬴政望着这十个大大的“秦”字,搂住寒芳的腰贴在她耳边轻轻说:“芳,我已让史官把你的功劳全部整理记录下来了。” “我有什么功劳?”寒芳懒懒地靠在他的身上。 “你当年助我攻入咸阳,协助我加冕成功,抓捕嫪毐,教蒙恬改造兵器等等这些都是你的功劳……” 寒芳笑道:“没想到我还有这么大的功劳?” 嬴政轻轻刮着她的鼻子,微笑着说:“你的功劳大着呢,还给我生了一对龙凤胎,我想让你再多生几对。” 寒芳笑着调侃:“你把我当什么?”转瞬又严肃地说,“蚊子,你不要忘了,将来统一六国后,可要施仁政,爱民如子。” “嗯,我会的。”嬴政拥着她,望着眼前她亲手制作的河流山川的沙盘,“芳,总有一天,我要带你游遍天下。” 桃花树下,两个人偎依在一起。醉人的春风,醉人的花香,熏得人心也陶醉。 最近战事频繁,嬴政在军情处一待就是一天,有时甚至是通宵达旦。寒芳听嬴政提起过,秦国已经加强了对各国的攻势,加快了统一的步伐。 吃过早饭,寒芳一个人在花园里散着步。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,虽然偶尔还会有些遗憾,可是嬴政对她的宠爱和体贴完全可以弥补这个缺憾。 寒芳转过月亮门,看到威风凛凛的王剪和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走过来。年轻人和王翦长得十分相像,她立刻就判断出来这是王翦的儿子王贲。 王翦看到寒芳,忙带着王贲过来行礼。 “快起来!”寒芳微笑着,双手把王贲扶起来,赞不绝口,“啧啧啧!好一表人才,王翦,你儿子颇有你的风范,也是一员虎将!” “谢王后!”王贲难为情地低下头。 “今年多大了?” “回王后,小臣今年十八。” “十八了?”寒芳想想当年的情形,感叹道,“时间过得真快,往事还历历在目,小王贲都十八岁了。” “是呀,犬子的名字还是浩然兄弟给取的。”王翦笑道。 提起浩然,寒芳心中微微一荡,不觉淡淡一笑。 王翦笑眯眯地看看比自己长得还高的儿子,突然想起来道:“王后,臣刚才来王宫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很像浩然兄弟。” “哦?他何时回的咸阳?” “臣不知。”王翦摇头,颇有遗憾地说,“因为要赶着来王宫,所以没有和他搭话。” 寒芳心里瞬间已起了波澜,脸上却微笑着淡淡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 寒芳看着王翦父子离去,对随侍身后的秦煜道:“走!去豆坊看看!” 寒芳担心再次和浩然错过,一路上不停地催促秦煜快一点,秦煜极不情愿地驾着马车,像蜗牛似的慢吞吞地走着。 寒芳气呼呼地看着秦煜,恨不能一脚把这个木头踹下车去。 终于到了街口,豆坊的大门就在不远的前方。寒芳白了秦煜一眼喊道:“停车!”不待马车停稳就跳了下来,往豆坊跑去。 邯郸一别已经五年,浩然你还好吗?寒芳想喊浩然的名字,可是又觉得喊不出口。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资格去喊这个名字。她在心里呐喊道,浩然你这次一定要等等我,不要再匆匆离去!我不要求你原谅我,但是我真的有许多话要问你,要对你说。 豆坊的门虚掩着,寒芳急跑几步,推开大门,一脚跨了进去。 空庭闲阁,满树桃花。 桃花树下,一人白衣胜雪,优雅地端坐在几案旁。他的高贵华美遮去了桃花的娇艳,只是背影的风华,就使得原本笑傲春风的桃花顿失光华。 白衣人听到响声缓缓转过身子,平整的衣服上,荡起了一个个涟漪般的衣褶,仿佛荡破了似水流年。 他的脸惨白得像白锦,岁月似乎不曾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,依然是温润如玉的少年,但眼底却写满了忧郁和哀伤。白色的衣服勾勒出他俊美的线条轮廓,映在桃花丛中如幻如影,那么凄凉,叫人感伤。 桃花纷飞,落在他雪白的衣衫上,为他雪白的衣衫点缀上了色彩。他优雅的身姿美得宛若画中的仙人,让人觉得他的美是那么不真实,美得让人心碎。 寒芳不觉停住脚步,站在门口怔怔看着他,眼睛湿润了。她唯恐是眼睛花了,揉揉眼睛想再看,可是眼前已模糊得什么也看不清楚。 四目相交的刹那,时光回转,岁月如水倒流。 浩然一愣,突然又笑了,笑容变得温暖、明净,把刚才的忧郁扫得干干净净,幽远的目光穿越了离合悲欢,凝定在此刻。 “浩然!”寒芳还未开口,眼泪已顺腮流下。 “芳!”浩然的目光里全是意外和惊喜,他微笑着张开双臂,就像十几年前一样等着她跌入怀抱。 寒芳羞涩地咬着嘴唇,歪着头一笑就要扑过去。 浩然突然脸色一变,收回双臂,俊美的脸上满是伤感,目光闪烁地望着她黯然说:“芳!我已是一个肮脏的人,不能玷污了你。” “不!”寒芳焦急地跑上前,想要一下子抱住浩然,可是临到近前又犹豫了,她心里想:我现在还有资格抱他吗?她激动地站在他的面前,诚挚地说,“不,浩然!你永远是我心中最完美的。” 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寒芳在浩然收起双臂的瞬间,突然间明白,逝去的已永远逝去,再也不会回来。 浩然微笑着望着她,眼睛早已湿润,半晌才道:“你怎么来了?我没有想到你会来。”他清澈见底的眼中,黑的发亮的瞳仁中全是她的影像。 “浩然,我一直在找你,我好担心你。要不是听到王翦说看到你了,我还不知道你回来。”寒芳忍不住轻轻责备,“为什么这么久了也没有一点你的消息?为什么这么久了你才回来?” 浩然明媚的笑始终挂在嘴角,望着她不语。 寒芳轻轻埋怨:“你回来了,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 浩然似乎不愿意打破这相聚的美好瞬间,柔声解释:“我今天才回来,我怕打扰你……怕你不方便……” 寒芳拭着眼泪,微笑着反问:“怎么会不方便,我还一直担心你有事。政也一直在帮我找你,他要是听说你回来了,一定也很高兴。” 浩然眼底深处荡起一丝落寞和凄凉,只是这落寞一闪而过,瞬间又恢复了明媚的笑。 “浩然,你为何现在才回来?这次来咸阳会一直住下吗?你还走吗?”寒芳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。 浩然宠溺地笑着,声音还是那样平静柔和:“你忘了?我答应过你要回咸阳的。” 寒芳低下头黯然道:“可是……我的诺言……没有做到……” 浩然用纤长的手指为她轻柔地拭去泪珠,想要摸摸她娇媚的脸颊,却又停住了,抬手理了理她微乱的额发,柔声问:“他……对你好吗?” “嗯!”寒芳点点头,轻声说,“好!” 浩然开心地笑了,含情脉脉地望着她。 “对不起,浩然。”寒芳满心愧疚。 “傻瓜!只要你快乐就好。”他的脸上还是宠溺的笑。 寒芳望着这熟悉的笑容和目光,思绪不觉飞回到从前,情不自禁喃喃道:“在豆坊的日子,才是我最快乐的日子。” 浩然目光霍地一跳,瞬间又恢复平静。 寒芳收回思绪,忍不住问:“浩然,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?” “嘘!”浩然把手指轻轻压在她的唇上,轻轻摇头,微笑着打断,用他惯用的商量语气道,“我们不说这些,好吗?” 寒芳乖巧地点点头:“好!”她理解他,他一定是不愿意回首往事。 浩然拿起身边的一个竹筐,顾盼间有了神采,笑问:“芳!你看这是什么?” “黄豆!”寒芳惊喜地说。 浩然笑了,轻声说:“我们一起磨豆浆好吗?” 磨房内,石磨一圈一圈转动,磨拐发出有节奏的“吱呀,吱呀”的声响。 寒芳和浩然一起用力推着石磨,步调仍是那样一致,动作仍是那样协调,配合仍然那样默契。 浩然看着寒芳粲然一笑,用力推了一下石磨,寒芳配合着用力,二人相视一笑,时间仿佛一下子回到从前。 石磨在欢快地转动,“吱呀”的声响也变得愉快。不一会儿白花花的豆浆顺着石缝流出,一滴一滴汇聚在一起,聚满了磨槽。 浩然拿过一个木桶,欢快地喊着:“豆浆磨好了!”他像突然变了个人,变成了那个充满稚气的浩然。 寒芳看着浩然欢快的模样,眼睛湿润了,心下黯然:他总是把最欢乐的一面给我,可是他的身上究竟担负了多少痛? “芳!快!快拿木桶!这个桶装不下了!”浩然愉快地大呼。 “来喽!”寒芳用以前的口吻应着,赶紧提了个木桶跑过来。递过木桶的瞬间她看到浩然的手腕上缠着纱布,纱布还有着点点血渍。 “浩然,你的手臂怎么了?受伤了?” 浩然急忙把袖子放下遮掩伤处,若无其事地说:“没事!不小心碰伤了。” “让我看看。”寒芳抢过来要察看伤势。 “不用看,没事的!”浩然抬手拒绝,笑道,“快去生火!我等不及了!” “哦!”寒芳应着,心不在焉地去生火。 炉膛内烈火熊熊,整个磨房变得温暖起来。 浩然拉着寒芳在柴堆旁坐下,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,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,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。 “老了。”寒芳被这深情地目光看得难为情,羞涩地低下头,“变丑了,眼角都起皱纹了。” 浩然不动声色地说:“在我的眼里,你还和以前一样,一样美丽。”炉膛里红彤彤的灶火映得他苍白的脸似乎泛起了一丝血色。 寒芳低着头,娇羞地笑着。 豆浆滚了,冒出热腾腾的蒸汽。 浩然熟练地把锅端起来,把一部分豆浆倒进木盆,又舀了两碗出来,笑问:“剩下的我们来点豆腐好不好?” “好!”寒芳笑着。 二人一起把石膏粉拌进豆浆内。 寒芳说着以前的顺口溜:“豆腐豆腐,又叫逗夫。我来点你,若是听话,快点变身!”却突然觉得鼻子发酸。 豆浆慢慢凝结成豆腐,寒芳禁不住捂着嘴轻轻哭泣。 “芳,不哭!”浩然柔声哄着。 “浩然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”寒芳的泪水不停从腮边流下。 浩然用衣袖轻轻为她擦干腮边的眼泪,宠溺地说:“看你,都已经为人妻、为人母了,怎么还像个孩子?”微笑着催促,“快!把眼泪擦干,剩下的工序等着你做呢!我还等着吃你做的豆腐呢。你做的豆腐可是独一无二的天下美味!” 寒芳擦擦脸上的泪水,抬起头看见浩然灿烂的笑脸,自己也含泪带笑。 一笼豆腐蒸好,已是晌午。 寒芳把豆腐端出来。 没有米和盐,也没有其他的食物,又是一场豆腐宴。 豆腐也没有经过再加工,只是切成一块一块摆在几案上。鹅黄色的豆腐看起来细腻柔软,令人垂涎欲滴。 “饿了吧?”浩然心疼地问。 “嗯!”寒芳用力点头。 浩然略带歉意地说:“不知道你要来,没有准备,现在只能请你吃豆腐。” “没关系,我就爱吃豆腐!”寒芳歪头凝视着他,俏皮地笑。 浩然捧起一块豆腐,递到她的面前,含笑望着她,清澈明亮的眼睛是无限的温情。 寒芳低头看看,浩然纤细洁白的手比豆腐看起来还光滑,还细腻,还柔软。她抬手轻轻捧过豆腐,触到他的手时,发现他的手指冰凉得似乎没有一丝温度。 “浩然,你的手为何这么凉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寒芳放下手中的豆腐,去握浩然的手。 浩然反握住她的手,把她的手放在胸口,笑说:“我的手虽然凉,但是我这里是热的。” 寒芳的指尖传来浩然身体的温度,可以感觉到浩然怦怦的心跳。她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这温度,这心跳,突然间发现这心跳的节奏和自己的心跳如此一致。 “芳,豆腐要凉了。”耳边响起浩然柔柔的声音。 寒芳缓缓睁开眼睛,深情地望着浩然。刹那间,她似乎明白,原来心心相印就是这种感觉,原来很多很多的语言都已经成了不必要说的废话。 “开始吧?”浩然笑说。 寒芳微笑着点一下头。 二人相视一笑,各自抓起一块豆腐,津津有味地吃着。 “好吃吗?” “好吃!”寒芳吃得满嘴都是,含糊不清地回答。 浩然笑望着她,眼睛不曾离开一刻。 几案上,风卷残云,一片狼藉。 浩然用手帕轻轻擦拭她嘴边的残羹,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,丝毫没有造作和逾越。擦拭完毕,浩然轻声问:“芳,当年我送给你的玉簪呢?” “在这里。”寒芳从腰里取下锦囊,小心翼翼地拿出玉簪放在几案上,又掏出竹简摊在掌心道:“还有这个,我也一直留着。” 浩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异:“这支簪,你一直带在身边?” 寒芳默默点头,可是心里明白这锦囊曾经离开过她一段时间,才重回到身边不久,但难以启齿。 浩然的脸上因为惊喜而有了一丝红润,他纤细的手指捏起玉簪,商量着说:“芳,这簪可以留给我做个纪念吗?” 寒芳心中不舍,却不由自主地点点头。这是浩然对她提的第一个要求,她怎么忍心拒绝? “过几天我要回家了。”浩然温和地叮嘱,“你要好好照顾自己……”目光中充满眷恋。 “回家?”寒芳满脸惊讶。她想说我去过你家,可是不忍心戳他的痛处。他应该知道宋国已经被灭,他哪里还会有家? 浩然的眼中闪过一丝疲惫,点点头道:“我十几年没有回过家了,该回家看看了。” 为何浩然的话语充满伤感?为何他这十几年都没有回去过?他这些年究竟在做什么?一个又一个疑问在寒芳心中升起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浩然……” “不要问!”浩然再次掩住了她的口,摇头道,“什么也不要问。” 寒芳默然点头,只是担心他心中曾经是怎样的痛苦。 浩然看看窗外偏斜的太阳,轻轻道:“芳,时辰不早了,你该回去了,出来太久不好。” “嗯。”寒芳点头,恋恋不舍地说,“浩然,那我先走了,明天我再来看你。” 浩然微笑着说:“明天我要出门,可能不在。” “那你何时会回来?”寒芳追问。 浩然一顿:“最近我事情比较多,我回来……如果时间允许,我会去找你。” 寒芳想了想说:“那你回家之前告诉我一声,到时候我送你。” 浩然微微一笑:“我过几天就走,还是不要送了,离别时徒增伤感。等到将来我再来咸阳时,我再去看你。” 寒芳心底虽遗憾,但也无可奈何,依依不舍地环顾四周:“浩然,我走了,你也照顾好你自己。” “放心好了,不要牵挂我,照顾好你自己。”浩然一口气把话说完,微微喘息着。 寒芳不停地叮嘱:“浩然,你回来后,如果有时间一定要找我。” “嗯。”浩然微笑着点点头,轻轻摆手,“走吧,快走吧!”言罢轻轻转过头,不忍再看。 寒芳依恋地望着他,慢慢地转过身,一步一步向外走去。 就在寒芳即将走出院门时,浩然突然大声叫道:“芳!” 寒芳立刻转回身,含着泪花粲然一笑:“什么?” “芳!”浩然满是泪光的眼睛里隐藏着难以割舍的爱恋。半晌,他微笑着,颤抖着说:“我……可以再摸摸……你美丽的脸庞吗?” 寒芳慢慢走回来,微笑着拉起浩然的手,轻轻放在自己的脸边,缓缓闭上眼睛。 浩然纤细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她依然俏丽的脸庞,笑得很开心,很开心……

“目前重要的任务,是好好的学习,你那不中不下的成绩,真给洛叔叔丢脸…”杨寒见我笑了,又开始数落我。

“因为你是个坚强的孩子!”他笑了,那笑容轻轻打开我封闭已久的心。

“寒,你真好!”我笑了,一路跑着跳着,然而等来的却是另一个消息。

“因为你是个可爱的女生…”少年笑了,露出洁白的牙齿,他如阳光那般耀眼好看。

我抿着嘴唇,默默望着慕扬离开的背影,我知道,自己没有恋就已经失恋了。

“小栀不怕…”杨寒用温暖的手掌轻轻揉着我脑袋,突然觉得妈妈就在身边保护着我。

慕扬对我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然后恢复一贯的冷淡。

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,“啊…救命…姐姐救我…我不会游泳…”我恐慌拍打着水面,一种来自对水的恐惧,让我脑袋嗡嗡作响,嘴里已经进了好几口水,身子越来越沉,快无法呼吸了

“那我们走吧,拜拜…”姐姐挽起慕扬的手,向我打了声招呼,高傲的与我擦身而过。

“她自己喜欢水?洛雨薇,你说谎时能不能先打草稿?小栀怕水了,你难道忘了?”杨寒抱着瑟瑟发抖的我,头也不回走了。

杨寒蹲了下来,轻轻揉着我的头,无声的安慰却其妙止住了我的眼泪,我抬头望着少年,他却笑了,洁白的牙齿,弯弯的眼睛,白皙的皮肤,俊美的五官,那么好看一个少年,却一直守护在我身边,做我好的朋友,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与韩妍一起的几个女生也跟着大笑,洛雨薇气得直跺脚,完全望了我还在水里呼喊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然而不见杨寒的动作,让我更加焦虑,便抬起头望向他,他笑了!

他开始教我识字写字,教我读唇语手语,是他让我看见了希望,是他让我的世界有了色彩,爸爸妈妈,谢谢你们派个天使下来守护我,我会好好活着的。

“去了不就知道吗?傻瓜…”慕扬笑了,露出两颗可爱的老虎牙,阳光下的他,比太阳还耀眼。

“哈哈…你们看那聋子…洛雨薇的妹妹…不会游泳…哈哈…”与洛家一直不对盘的韩家,韩妍此时哈哈大笑。

“嗯!”他点了点头,目光依旧望着前方。

“寒…”我像找到了救命稻草般,紧紧抱住他。

“真的吗?欢迎…”我望着他,开心的笑了,心里一种叫爱情的东西慢慢延伸,让我却错过了那个他。

“寒…寒…”姐姐依旧不甘的喊着。

“背我回去,那我就听你的话…”我向他吐了吐舌头,调皮的说道。

“你以后叫洛小栀,是我洛伟康的女儿,记住了吗?”

“嘻嘻…慕扬…今晚我们去哪看电影呀?”姐姐娇滴滴的问道,还向我抛了一个媚眼,意思是我赢了。

“呵呵…小栀真是个好孩子…”他那双温暖的大手,高高举起我,我看到了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。

“你答应帮我了?”我追过去,揽着他的手,再次确认道。

好,就简单的一个字,却让我错过了美好的年华。

“寒…慕扬和姐姐在一起了…呜呜…”我蹲在马路边,放声大哭,路上不少行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。

“小栀…”杨寒从远处跑了过来,见我在水里挣扎,狠狠瞪了岸上几人一眼,便跳进了水里向我游过来。

“你好…”我抱着书本,这么愣愣的望着他,这样的男孩应该很有故事吧?

“好呀,我们做一辈子的好朋友,好不好?”我跳下秋千,跑到他面前,小手抓着他的衣袖。

我以为慕扬会笑着向我招手,不料一星期后竟是姐姐跟慕扬在一起的消息。

杨寒是个公众人物,不仅人长得帅,成绩名列第一,而且还有一个显赫的家世,可他却从不靠近女生半步,而我的出现,他却整天围着我转。

“呵呵…”我笑了,跟着他站了起来。

“你为什么领养我?”当时我睁着大大的眼睛,望着眼前的叔叔,看着他的着装打扮,应该是有钱的人,而有那么多比我优秀的孤儿,我却偏偏是个聋子,他为什么选我呢?

“小栀,慕扬会转来我们学校哦!”杨寒一只手搭在我肩上,一手搭在慕扬的肩上。

而那时的我,学习唇语没多久,把他的话理解成“因为我们是好朋友”。

“傻小栀…我们好的朋友嘛,不帮你还帮谁呢?”他敲了一下我的额头,拎起我的书包,大夸步向前走。

“你为什么要跟我玩呀?”那时我坐在秋千上,望着阳光下的少年,好奇的问道。

偶尔能碰到慕扬跟姐姐在一起,我却不伤心也不难过了,我的生活渐渐被杨寒占满了,我也习惯有他的生活,这一切一切的变化,别人都能看得出来,只有我傻傻认为我们是好的朋友。

众所周知,姐姐喜欢杨寒,为了能跟上他的脚步,姐姐去学游泳,去学打篮球,成绩也紧紧跟在杨寒后面。

“你哭得像只小花猫一样,真难看…”慕扬见我不哭了,轻轻抹去我的泪水,嫌弃的说道。

我成为了孤儿后,被送进孤儿院,因为是聋子,常常被孤儿院的孩子欺负,在六岁那年,一位好心的叔叔领养了我。

那天起,我真的变乖了,天天跟着杨寒呆在一起,一起回家,一起上学,一起晨跑,一起补课。

“爸爸…”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脸上落下浅浅的吻。

有一天,我鼓起勇气告诉好的朋友杨寒,或许他可以帮我忙,我低着头不安绞着手指头。

“那可是你说的哦,上来…”慕扬蹲下身来,我跳了上去,趴在他温暖又硬朗的背,觉得很踏实。

其实我知道,姐姐喜欢的依旧是杨寒,慕扬只是一个代替品而已,不知谁把风声传到她耳朵里,知道我喜欢慕扬的事,便转风向追慕扬去了。

望着他们的身影,只觉得心微微触动。

不远处姐姐和慕扬望着这边,两人心思各异。

少年在阳光下,笑得很灿烂,灿烂的笑容下却带有一丝落寞,而我却满满是慕扬的身影,只看到少年灿烂笑容,却看不见他那一丝落寞。

我的成绩也在杨寒帮助下有了起色,在每次考试中,都能排在前十。

慕扬的出现,学校瞬间闹得沸沸扬扬,他的帅气,成绩优异,还打一手好的篮球,成为学校的公众人物,他每天都收到很多情书,经常听杨寒在我耳边抱怨帮慕扬收情书收到手软。

慕扬依旧冷漠的点了点头,但看向姐姐的时候,神情柔和,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。

“小栀,他叫慕扬,我的好兄弟!”杨寒一把拉过我,介绍他身边一个男生给我认识。

“寒…我…我喜欢慕扬…”

我只觉得心疼和自卑,我是个身体有缺陷的人,无论怎么努力看上去像正常人生活着,但对于白马王子来说,我只是个渺小的女孩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古典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们不做好朋友了,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

关键词: